木頭1018 / 考古 博物館 ... / 《美好中華》“偽”攻略(一)

   

《美好中華》“偽”攻略(一)

2017-06-01  木頭1018

    首都博物館《美好中華》特展 宣傳頁  

    特意用來鎮樓

            首先,木頭 在這里要把吹破的牛皮撿起來,稍微縫一縫:下午帶一位朋友簡單地捋了一遍展覽,順帶手試講了一下。所以沒有時間把全部展品方位記錄。本期只能先整理出 “序廳” + “史前時期” 這兩個部分。

            之后木頭會盡快找時間把剩下的部分補充上。不過預計又會是深夜推送,或者是第二天一大早了,因為記錄+拍照,又需要過去泡一天。

            提前說一條最重要,其實也是大家心里基本上有預判的觀展經驗:盡量下午去!根據我今天的觀察,在法定假日期間,上午絕對是你被人流推著走,而且家長帶著孩子的居多。這部分雖然會比較吵鬧,但是來得快去得更快,基本上小學階段的小盆友,95%是不會在一個展柜前停留2分鐘以上的。所以,想在這個時段拍張好照片,就需要比小盆友們更有耐心,然后“無恥”地霸占你需要的角度。在這種展覽中,追逐燈光效果,是一個很有趣的過程,只不過,姿勢不會很好看——為了出片子,誰還在乎姿勢呢?

            然而,一旦時鐘走過了正午12點,差不多再忍一忍,到了下午一點半的時候,你會驚奇地發現,展廳,差不多可以認為是空了。一則下午似乎本身出來的觀眾就少;二則,你堅強地在展廳里 不吃飯(零食不算) + 少喝水 + 不上衛生間 = 熬過了最艱難的時刻 = 你可以在文物前,愛怎么拍就怎么拍,愛拍多久就拍多久!

           不過,此時,你所面臨最大的挑戰,是如何把展柜玻璃上的 手印 + 臉印 擦干凈······我記得?;韬畹臅r候,還有工作人員去擦拭玻璃(也可能我記錯了,是國家博物館的某次特展)。反正,這次,如果碰上了大批量的小盆友來參觀,那么你一般需要在某些展柜玻璃上,多花費 掏紙巾(3秒) + 哈口氣(3秒)+ 上下左右反復擦拭 (10秒+) + 檢查通透度(5秒) = 差不多半分鐘時間來掃除這一障礙。對此,我只能把它當做來到博物館所必做的值日吧。

             好了,已經說了很多廢話了,下面,直接上“不濕的貨”

    記錄 + 繪圖 par 木頭      2017.05.30

    硬貨如下:

    序廳:

    A     彩陶盆     新石器時代 
            河南省三門峽市廟底溝遺址出土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B     提梁銅壺    商代晚期

            河南安陽市殷墟大司空村出土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藏

    C     噩仲銅方鼎    西周早期 

            湖北省隨州市羊子山出土   

            隨州市博物館

    D     龍鳳虺形玉佩   戰國

            湖北省荊州市熊家冢墓地出土    

            荊州博物館藏

    E     銅雁    秦

            陜西省西安市秦始皇陵陪葬坑出土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藏

    F     博局十二辰紋銅鏡    西漢

            山東省日照海曲漢代墓地出土   

            山東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F      雙鹿紋金牌飾    魏晉十六國時期

            遼寧北票喇嘛洞鮮卑貴族墓地出土  

            遼寧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G     跪拜陶俑    唐

            陜西省西安市紫薇田園都市出土    

            陜西省考古研究院藏

    H     耀州窯青釉刻花渣斗    北宋 

            陜西省西安市藍田縣呂氏家族墓出土  

            陜西省考古研究院藏

    I       蓮花形銅燭臺    遼 

            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小王力溝遼墓出土

            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J      男女陶俑    元

            陜西省西安市曲江張達夫墓出土    

            西安市文物保護考古研究院藏

    K     銀執壺    明

            湖北省蘄春蘄州鎮雨湖村王宣明墓出土   

            蘄春縣博物館藏

            EDF所在的展柜,其實是4件展品,木頭繪圖時腦子打盹了,少標注了一個。所以,這部分一共是12件展品。啊哈!12,又是一個具有象征意義的數字。這一組十二件文物,就是本次展覽的主線。策展人根據中國歷史的特有歷史分期,分別挑選出一件可以代表當時審美情趣的文物。所以,走一溜這幾組展柜,就相當于在腦海中放置了各個時期“美”的標本。

            特展位于一層,老位置,檢票之后右轉。再次檢票后,進入圖中左側走廊。目之所及,只有一堆懸掛著的考古遺址名稱牌。這段路還不短,直覺上感覺比婦好墓特展的走廊還要長一些。隱隱約約遠處盡頭,有一件什么文物,卻又不甚確定。

    照片 par 木頭     2017.05.30

            走在這一段路上,看著陌生的一個個“遺址”名稱,你就好似一個剛剛學會了茹毛飲血的原始人,不知前方會是怎樣的景象。是喜出望外的驚喜?還是欲哭無淚的無奈?都不知道,只有默默走下去。忽然,一個豁然開朗,由零零碎碎所拼組而成的“美好中華”四個大字,紅彤彤地映入眼簾。其實,藝術史,從某個角度來講,探尋的無非就是那個永恒的話題:我們是誰?我們從哪里來?我們到哪里去?只不過,當這個問題的發問者,從一個人,擴大到一個民族時,我們的視野越開闊,疑問就會越多。所以,這樣一個特展,或許我們不應該僅僅將之局限于對于審美歷史的一個追溯,更可以在此之外,去探討“中華”是什么?“中華”從哪里來?

    照片 par 木頭     2017.05.30

            我數了,28個零件,組成四個字。好吧,二十八星宿?我只是胡說一下。其實這樣講也說得通,畢竟隨著人類生產能力的提高,曾經讓原始人恐懼的天與地,逐步成為他們的依靠。我們不得而知,究竟是什么樣的契機,使得第一批人類開始嘗試種植、培育特定的植物;也不得而知,古人首次發現滿天星斗與自然變化存在著聯系是在何時。當古人開始將目所及的事物用各種方式留存下來時,藝術文明的曙光就此初露。

            原始人最初的藝術描繪對象,基本上都是日常的生產資料。從舊石器時代走到新時期時代,本身或許就是一次審美意義上的飛躍:從單純的打制石器,到磨制石器,這種對細膩柔滑的追求,或許最初是具有實用意義的,到了后期,大量的祭祀用品上則體現出“巫”環境下古人對“美”的基本定義。同時,陶器作為人類日常必需的用具,也是美的承載體。如李澤厚所言,色彩與線條是美學的兩大基本元素,而后者更難以把握。在中國新石器時代的陶器上,古人似乎一上來,便鐘情于將寫實性的線條不斷抽象化。所以才會有了,我們歷史課本上幾乎是第一個彩圖所展現的:仰韶文化 半坡遺址 人面魚紋彩陶盆。當然,這件文物不在本次展覽之中。

    截圖自 中國國家博物館 網站

            在新石器時代高峰的仰韶文化達到鼎盛時,更加抽象的幾何符號開始出現。由相對具象的對自然的刻劃,到將之進行抽象、甚至定格出某些具有代表意義的符號,這大概是人類最初的審美理論化嘗試。

    照片 par 木頭     2017.05.30

            這便是“序廳”第一件展品: 



       

           照片 par 木頭     2017.05.30

        彩陶器;

        新石器時代 (約10000年前——前21世紀);

        河南省三門峽市廟底溝遺址出土;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我們來看看它的細節:圓滑、規整的曲線;粗細接續的平行線;一實一虛錯落有致;圖像規律地重復。對于學過繪畫基本功的朋友來說,大概可以想象得到這件陶器的制作者,或許曾經反復練習之后,才會落筆。而其線條的完整性,又不禁讓我們猜測,制作者是否先打了草稿?繪者是以一種什么樣的心態描繪著這些抽象 神秘的圖形?或許,當你靜靜地平視著這件彩陶器時,你的思緒就會飛回到那幾千年前的某個日落時分。河畔村落之中,一位“老者”(可能其實TA跟 木頭 同歲)正在目不轉睛地盯著身前轉動的陶器,手中“畫筆”筆鋒落處,一道道柔暢的線條噴涌而出。

    照片 par 木頭     2017.05.30

            當時間又走過了幾個世紀,伴隨著目前尚不明確的 夏 代滅亡,商 人開始為我們埋藏下豐厚的歷史財富。如果說遠古時期的人類,對于自然世界充滿了恐懼與好奇,那么到了商代,從其 “玄鳥生商”的創族傳說開始,商人對神秘力量的崇拜逐步走向一個頂峰。崇拜、祭祀鬼神的“巫”文化,成為商代的整體記憶?;蛟S正是由于有“玄鳥”的傳說,商人對于“想象中的動物”格外青睞。他們將某些兇惡的動物細節雜糅而成后世所謂的“饕餮紋”,并將之鑄造在最新發明的珍貴器物——銅器上。

            銅器,其實原本應該是近乎于黃金顏色的那種黃,好吧,相信大家都見過今日的銅器。我猜想,大概跟新買的 用來涮羊肉的那種 老北京銅鍋 的金屬色澤相似吧。如此說來,作為飲食所用的器具,這涮羊肉的銅鍋子還真是分量十足的復古之風啊。不過,這一段只是我的猜測。因為那時的銅器應該是 銅錫 等多種金屬鑄造而成。我化學實在太差,也想象不出來鑄成新出時,那些器具會是神馬顏色。但至少照著太陽能晃眼的金屬特質,應該還是有的。這大概也就是為何,銅器會成為祭祀時所使用的器具。一方面,因為其原料產出的稀少;二來其制作工藝耗時耗力;三是,其近乎于金色的色澤,在陽光及火光照耀下,能夠放射出耀眼的光芒。

            可以想象,在特定的日子里,王室與巫祝齊聚于高臺之上,東方的太陽剛剛升起,或許王城之外霧氣尚未散去。本就位于高處,那些被賦予了神圣使命的銅器光潔得已經反射出了王的凝重眼神、巫者喃喃細語下的嘴唇張合。當東方第一縷陽光透過云層,直撒大地,禮器便隨之熠熠。人們心中仍然流淌著對太陽的無限崇拜,此時,那些禮器就在聚集著太陽的神力,幫助著巫祝完成通天徹地的神秘儀式。當夜晚降臨,篝火燃起,禮器將閃爍跳動的火焰放大,仿佛它自己已經成為不落的太陽?;鸬纳衿媪α?,也在慢慢地澆注進那明亮的器物之中。

            日常生活中,與禮器具有同樣特質的食器與酒器依然是階級身份的象征。仿佛它們的使用者,會因為銅器所秉承的神秘力量,而獲得永生。但是,僅僅是平平素板怎么能體現王者的威儀呢?我們的王,或許還有巫,能夠馴服自然界中最威猛的野獸,甚至是只存在于祖先記憶中、以及現人噩夢之中的獰厲鬼怪。于是,曾經的高度抽象化形象,已經無法滿足他們對于恐怖和征服恐怖的欲望。我們終于看到了獸面紋。有趣的是,商人對于 對稱 的追求,可謂十分執著。同時,藉由銅器制作的特殊過程,他們終于可以嘗試從平面的 點、線、面,擴展到 立體 表達了。

            于是,我們有了這件展品:

    照片 par 木頭     2017.05.30

              照片 par 木頭     2017.05.30

      提梁銅壺 ;

      商代晚期(前13世紀——前11世紀中期)  ;

      河南安陽市殷墟大司空村出土   ;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藏  。

    (未完待續)

    最后,用來嚇唬人的,是  木頭  內心的真實寫照: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