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味毒叔 / 待分類 / 近年來最好的翻拍,被罵成毀經典?

   

近年來最好的翻拍,被罵成毀經典?

2020-08-04  四味毒叔

    這部電影第一時間看完后,我非??簥^。

    無比激動的列為了年度院線最佳。

    心想這么好的片子,肯定要爆了要爆了。

    可是這兩天發現......真爆了。

    被人罵爆了。

    一般來說,好電影即使在票房上吃虧,口碑上絕對不會吃虧,比如最近的《相愛相親》。

    但是這部電影居然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有票房,卻在口碑上吃了啞巴虧。

    無論是豆瓣,還是微信上,口碑都離奇到...讓人想罵人。

    不讓爛片逍遙法外,不讓好片含冤沉雪。這是我們基本的義務,所以今天......想吵架!

    由于要反駁他們必須得有證據,于是我看了很多篇推送。

    發現都是打著“翻拍毀經典”的旗號,卻又沒說出個所以然。

    一個個都是電影都沒認真看,就先入為主的覺得肯定不如原作經典。

    沒錯,原作是經典。

    那這次翻拍的好不好?先表個態:

    好!好好好!

    《東方快車謀殺案》

    《東方快車謀殺案》。

    可能稍微有點年紀的都知道,這七個字的分量來的太重,簡直就是童年回憶。

    原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俗稱阿婆,能寫、高產、還暢銷的英國女作家。有多暢銷呢,舉個例子,在歷史上只比《圣經》和莎士比亞的少。

    阿加莎·克里斯蒂

    《東方快車謀殺案》就是阿婆沉淀下來的經典,不但根據它改編的舞臺劇經久不息,電影也已經被拍過好幾版。

    最著名是1974年是電影大師呂美特拍的那一版,可能大家說的“翻拍毀經典”的那個“經典”,就是這一部吧。

    74版的《東方快車》的確經典,而且看起來沒有不成為經典的理由。導演是拍出過《十二怒漢》的呂美特,加上阿加莎的經典之作,加上當時英法美最好的演員。這樣都不好?不存在的。

    呂美特

    但是74這一版好,不代表今年的這一版就不好了。

    像這樣的經典作品,前有深入人心的小說原著,后有電影大師的經典之作。而且最難得一點就是,這還是一個推理片,并且是一個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答案的推理片。

    兇手是誰都知道了,故事怎么樣的全明白了,還推理個啥?有啥好看的?

    好看,不止好看,還玩出了新高度。

    不相信?來。

    故事還是那個經典的故事。

    在一列豪華的東方快車上,一個富翁半夜被殺。

    可是按死亡時間來算,車上每一個人都有不在場的證據。

    誰干的?殺人動機是什么?

    車上的人形色各異,公主、貴族、醫生、仆人、律師、軍官,各個階層的讓你都有。每一個人都有嫌疑,每一個人又都不像兇手。

    可是這樁案件好死不死讓波洛碰上了,然后一切可是變得明朗。

    波洛在死者包廂里找到了一個沒燒干凈的紙條。這個紙條的名字,引發另一起案件。

    幾年前那一起駭人聽聞的“阿姆斯特朗案”,幾年前一個女嬰被綁架,在家長交完贖金之后,女嬰依然被殺。

    女嬰的母親悲憤過度而去世,前途無量的軍人父親也上吊自殺,照顧女嬰的女傭因為自責也自殺身亡。

    這跟這起案件有什么關聯?有!

    這個已經死了的富翁不是別人,正是那個制造慘案的兇手。

    車上除去波洛還有12名乘客,誰殺了這個惡貫滿盈的大壞蛋?

    于是波洛開始了他的嘮嗑式破案,找每一位乘客聊,從語言和眼神交流中捕捉人的內心,尋找邏輯上的紕漏。

    《東方快車謀殺案》最經典之處,就是它世人皆知的結局:每一個人都是兇手。

    看似不同階級的人,他們有當年受害女嬰的外婆,受害母親的妹妹,曾經的司機和仆人,受害父親的戰友,曾經的家庭教師......實際每一個都是“阿姆斯特朗案”的受害者。由他們共同制造了這起完美犯罪。

    有許多對新版《東方快車》的差評,主要說前面太平淡,沒有懸念感,讓人睡了又睡。

    其實對于這個本就沒有太大懸念的結尾,如果只單純追求刺激感和懸念感,這本身就是不成立的要求。

    阿加莎的這個劇本實在太過經典,經過舞臺劇、前幾版電影漫長時間的打磨,在懸念感上進步的空間已經微乎其微。并且對于經典來說,它的藝術性一定是大于懸念感的。

    退一步說,如果說這一版都看不下去,那么之前的74年和10年的兩版,年輕孩子們可能連五分鐘都不愿看。新版的《東方》從攝影和表演來說,已經非常貼近我們現在的接受方式了。

    還有一部分的差評,是說波洛變了,根本就不是之前的波洛。

    沒錯,波洛是變了。變成了有血有肉,變得更通人性。

    舊版中的波洛正義的像一個完人,只有理性沒有情感。那個矮個子的比利時人,思考時冷靜克制,審訊時咄咄逼人,幾乎是站在了上帝的視角俯視眾生,鞭撻罪惡。

    而新版中的波洛走下了神壇,變得更像一個人??吹腋沟男≌f時,笑得像個猥瑣而油膩的中年人。

    更重要的,他有自己的顧及和軟肋,也有了焦慮和苦悶,從隨身攜帶的女友照片來看,他還有了自己的“愛人”!波洛都學會愛人了,他就不是波洛了嗎?

    不,正是走下神壇的波洛,才更有文學價值和現實意義。這樣才能更加突出《東方快車》的主旨所在---在黑與白之間,存在著巨大的灰色地帶。

    因為神是不需要中間地帶的,神永遠是對的。正是波洛在人性上的搖擺猶疑,才更讓這個主題更加深刻。

    另外還有人說導演太會給自己加戲,從之前的群戲變成了波洛的獨角戲。

    這個觀點本身就不成立,因為除了開場給波洛加了一場教堂審訊的戲,其他的地方的戲份,幾乎與老版的沒有太大差別,群戲的地方依然是群戲。

    而且這一場戲加的十分精彩,用很短的時間,就把波洛的形象展現的活靈活現。

    比如吃蛋一定要吃兩個一邊高的,一只鞋踩了屎,一定要把另一只也踩上,因為要追求一種平衡感。

    說給波洛加戲的,或許是因為導演和主演是同一個人?

    那么導演是誰呢?

    肯尼思·布拉納。

    臉不熟?《敦刻爾克》里那個最后撤退的軍官就是他。

    能演能導又能編,畢業于英國皇家藝術戲劇學院,人稱“莎翁劇王子”,骨子里就是個優雅的戲精。

    相比于呂美特來說,布拉納的名字,可能并沒有那么大的說服力。但是在整體陣容來說,逆天的程度毫不亞于舊版。

    舊版的陣容是肖恩·康納利,英格麗·褒曼;新版是米歇爾·菲佛,約翰尼·德普,朱迪·丹奇。

    肖恩·康納利

    英格麗·褒曼

    米歇爾·菲佛

    約翰尼·德普

    并且這一版《東方快車》的結尾,比起呂美特那一版,是更讓人震撼的。

    新版的《東方快車》最絕的地方,就是平地起高樓般的結局,看得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

    在一個狹小逼仄的洞穴門口,十二個兇手并排而坐。背后是深不見底的黑暗,就像是人性一樣不可琢磨。和達·芬奇的《最后的晚餐》構圖,如出一轍。

    那么誰是上帝?誰又是猶大?

    波洛在人群前面高聲發表演講,而此時的波洛,已經不是舊版中的波洛。此時的波洛對真相依然是一絲不茍,但是對于良知和法律,充滿了糾結。

    波洛不再是上帝,他有了憐憫心,和在人性層面上,更深層次的思辨。

    當良知被法律捆綁時,是否不公平?而當法律被良知打破時,是否會誕生新的不公平?

    重要的根本不是答案,而是在尋求答案時,人性中表現出來的真善美。

    新版中把波洛的猶疑再度放大,波洛不再是神,他不知道答案,就像觀眾也不知道答案一樣。

    在如此信息如潮水般涌來的今天,我們一不留心就成了左右為難的波洛。在錯綜復雜的人世當中,我們也可能一不留心,就成了兇手。

    新版的《東方快車》的好,在于它更加隆重和深刻的講出了一個真理:

    波洛和兇手,或許只在轉念之間。上帝與猶大,可能本就是同一個人。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