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意 / 原創歷史文章 / 薛寶釵:《紅樓夢》里人人稱贊的人物,她...

   

薛寶釵:《紅樓夢》里人人稱贊的人物,她的真面目是怎么樣的?

2020-08-04  人之意

薛寶釵形象的特色,其在作者對其性格的刻畫上,手法別具一格,塑造了一個別開生面的虛偽奸詐的女君子形象,完全不同于文學史上這類人物的寫法,表現了作者獨特的藝術構思。

在古代小說中,寫奸的人物可謂不少。為一般人所熟知的如曹操、蔡京、意貫、費仲、尤渾、申公豹、秦檜等。這些人物有個共同特點是他們的面目和心理皆為讀者所洞察,也為人們所憎惡,是因為作者對他們是用直白加以暴露和鞭撻的。但薛寶釵的情況卻大大不同。

薛寶釵是《紅樓夢》里唯一得到上上下下、眾口詞交相贊譽的人物。

賈母說:“提起姐妹,不是我當著姨太太的面奉承:千真萬真,從我們家里四個女孩兒算起,都不如寶丫頭?!薄扒д嫒f真”,這是“老祖宗”由衷之言,而非“當面奉承”的話。王夫人在寶釵協助探春理家時當面說:“好孩子,你還是個妥當人”。賈母和王夫人對寶釵的贊揚不足為奇。

史湘云雖出自四大家族之一,然父母雙亡,孤獨處境和黛玉有近似之處,因而最初和黛玉過往最密,每次來賈府都與黛玉相處,后來慢慢就住到寶釵處去了。寶釵對她的體貼,使她不勝感激,表示要“把姐姐當親姐姐待”,還把家中的隱事向寶釵傾訴。作為尖銳對立的情敵,黛玉對寶釵一直懷有足夠的警惕,而且一度敏銳地覺察到,寶釵是個善于“藏奸”的人物,兩人之間經?!盎鹄崩薄钡剡M行唇槍舌劍的斗爭,然而最終還是黛玉折服了。寶釵經過一番工夫之后,黛玉竟對她消除了警惕。黛玉對寶釵說:

“你素日待人,固然是極好的,然我最是個多心的人,只當你有心藏奸?!站故俏义e了,實在誤到如今……”。

寶釵的受歡迎,不僅在主子中間如此,在奴仆中亦然。她剛來賈府不久,就顯示出她的獨特本領——“深得下人之心,就是小丫頭們,亦多和寶釵親近”。尤其令人驚異的是,賈府的趙姨娘,這個處處受人歧視,因而也對人人懷有敵意,甚至連親生女兒都捏不到一塊的人,也完全為寶釵所感動。當寶釵送了一點薛蟠從江南帶來的土儀給賈環時,趙姨娘心中十分高興,

“怨不得別人都說那寶丫頭好,會做人,很大方。如今看起來,果然不錯!……要是那林丫頭,她把我們娘兒們正眼也不瞧,哪里還肯送我們東西?”

要知道,趙姨娘在心里說別人的好話,通共才只這一次。

在賈府這樣一個個險惡環境里,寶釵卻能如魚游水,應付自如博得一片叫好聲,這和王熙鳳自嘆“一家子大約也沒個背地里不恨我的”情景相比,形成十分鮮明的對照。人們之所以都恨王熙鳳,是因為她的奸詐狠毒,盡人皆知;而同樣奸詐虛偽的薛寶釵,作者為什么偏偏又把她寫成一個人人贊好的人物呢?既然人人呼好,就必然要寫她許多“好”的表現。

那么又如何表現她虛偽的真實面目呢?這種寫法的意義又何在呢?

王熙鳳曾經給薛寶釵下過一句評語:“不干己事不開口,一問搖頭三不知?!边@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寶釵曾經對湘云傳授處世之道:“又要自己便宜,又要不得罪了人?!边@兩條可說就是寶釵的人生哲學。

由于不干己事“不開口”,凡問“三不知”,這就使寶釵能夠在錯綜復雜的是非場中做到“不得罪了人”。但僅僅不結怨于人,還遠遠不是這條人生哲學的最終目的,它還必須進一步取悅于人,才能左右逢源,進退無礙,最后獲得“自己便宜”的結果。于是我們就看到“會做人”的寶釵,在每日兩次到賈母、王夫人面前“承色陪坐”時是如何精心地揣摸、迎合她們的脾胃。因此,她不但知道賈母愛吃什么菜,愛聽什么戲,愛猜什么謎語,甚至讓自己也去適應老年人的這種嗜好。賈母怎能不滿口贊賞寶釵呢?

就憑著這種“留神看”的工夫,寶釵為湘云設計了一頓既省錢又人人高興的螃蟹宴,使湘云對她五體投地。她乘著黛玉病中為自己“原是無依無靠投奔了來的,他們已經多嫌著我呢”而苦悶之時,送去幾兩燕窩,說了幾句悄悄話,成功地在黛玉的腦海中抹去了她這個人物的“奸”象。

寶釵的功夫不僅留意做到趙姨娘那里,還特別著力做到花襲人身上、再加上她協助探春理家時的“小惠全大體”,更使得她這條“自己便宜”的人生哲學獲得大大的成功。

然而我們切不要忘記“不干己事不開口”這條古老哲學的重要原則是在“不干已事”的前提下才“不開口”的。換句話說,遇到“干己事”的情況時,就不是“不開口”,而是大喊大叫的,否則豈不是失去“便宜”了么?薛寶釵正是一絲不茍地奉行著這條原則的。

當寶玉在眾人面前,特別是黛玉在場的情況下,無意說了一句玩笑話,將寶釵比作楊貴妃時,這一下可大大觸犯了寶釵。只見寶釵登時“紅了臉”,“冷笑了兩聲”,馬上借著小丫頭靚兒找扇子的機會“指著她厲聲說道:‘你要仔細!你見我和誰玩過!’”并當即與寶玉、黛玉展開了針鋒相對的“冷戰”,氣氛異常緊張,以至于局外人王熙鳳也感到“怎么這么辣辣的呢?”平時以“行為豁達,隨分從時”著稱的薛寶釵,這時卻一反常態,顯得異常嚴厲和斗狠了。

從寶釵這次極不尋常的亮相可以看出,擺在她面前有一個頗為棘手的矛盾,一方面她必須保持平和、從容、豁達的外貌,以維持她已經建立起來的各種良好關系;另一方面當觸及她切身的利害時,她又必然十分執著,寸步不讓,既不豁達,也不隨分。然而這種狀況如果發生得太多,動不動就“大怒”,情不禁就“厲聲”的話,就必然破壞她在眾人面前苦心擺出來的自畫像。為了解決這個矛盾,她只能采取十分隱蔽、韜晦的手段來處理她的“干己”大事,以獲取她的“便宜”。

對于“金玉良緣”的主角寶釵來說,婚姻問題無疑是她最“干己”的切身大事了。

作者是怎樣圍繞這件事情來追蹤她的鬼魅行徑和曝光她的丑惡靈魂的?

寶釵作為一個知書識禮的名門閨秀,自然一切都應按照規矩辦事,尤其在婚姻大事上,女孩兒決不允許自己去考慮終身大事的。不幸的是,寶釵偏偏就是這樣一個整天為著“干己”的終身大事而干著不鬼不賊勾當的陰險人物。只是她的營生既不像賈赦想娶鴛鴦那樣鬧得盡人皆知,也不像趙姨娘與馬道婆勾結在暗中謀算寶玉那樣寫得明明白白,而是在人們難得看見、或者當著眾人面前卻不易為人所覺察的狀況下表現出來。這種表現常常似真疑假,似有若無。

情節一:

在充滿珠光寶氣的大觀園里,寶釵是最為淡雅的一個貴族小姐。她不僅身上穿著樸素,就是屋子里的陳設也冷清得像“雪洞一般”,使賈母看了也“搖頭”,覺得“素凈”得“看著不像”了。她素日不愛裝飾打扮,她家里存有的十二支“宮里頭作的新鮮花樣兒堆紗花”也沒用場,薛姨媽只好請周瑞家的全拿去分送給其他姐妹??墒菫槭裁磪s偏偏愛把一塊沉甸甸的金鎖成日家吊在脖子上,讓它亮在別人眼前呢?

情節二:

在賈府的矛盾沖突尚未充分地暴露之前,王熙鳳曾經當眾對黛玉開過一次玩笑說:“你既吃了我們家的茶,怎么還不給我們家作媳婦兒?”這對不相干的人來說是沒有多少意義的。但對有心人來說,卻是一個不祥之兆。寶釵當時笑著說:“二嫂子的詼諧真是好的?!边@淡淡的一句,和“慧紫鵑情辭試葬玉”賈母的應付方法是異曲同工的。當賈母知道寶玉聽見紫鵑說黛玉要回蘇州就急得發瘋,明白了寶玉與黛玉間的感情時,只是說“我當有什么要緊大事!原來是這句玩話”。寶釵不也是像賈母一樣只說了一句應付話嗎?

情節三:

寶玉被趙姨娘勾來的馬道婆用“魔魔法”弄得死去活來,后來漸漸好了,“黛玉先念了一聲佛”,寶釵馬上笑起來。當惜春問她笑什么時,她說:“我笑如來佛比人還忙:又要度化眾生;又要保佑人家病痛,都叫他速好;又要管人家的婚姻,叫他成就?!阏f可忙不忙?可好笑不好笑?”素日莊重渾厚的寶釵,為什么聽了別人一聲“念佛”,就這樣不舒服,當眾挑起眼來?

情節四:

襲人請湘云為寶玉做鞋,本是平常的事,寶釵卻轉彎抹角地把這份差事攬到自己手上來;螃蟹宴上,黛玉因心口痛,想喝一口熱酒,寶玉便命將“合歡花浸的酒”燙一壺來,黛玉只喝了一口,寶釵趕忙跟了過來,自已動手“另拿了一只杯來,也飲了一口放下”。這種頗異尋常的主動后面,反映了一種什么樣的心理?

情節五:

在清虛觀的道士們送給寶玉的禮物中,有一只金麒麟,賈母似乎覺得哪家的女孩兒帶過它,別人都無印象,唯有寶釵知道“史大妹妹有一個,比這個小些?!碑斕酱后@異于寶釵的“有心”時,黛玉尖銳地指出:“他在別的上頭心還有限,惟有這些人帶的東西上,他才是留心呢?!甭撓祵氣O的金鎖,黛玉的這種敏感難道是無根由的么?

以上一個個情節,作者都平平寫來,淡淡過去,它誘發出的那些問題,作者并沒有作正面的回答。如果孤立地看起來,在偌大一部書中,其中某些情節也只是平淡的小事。但是當我們把它們聯系起來加以考察時,那些情節的意義就清晰起來了,那一串串的問題也就有了答案,寶釵的廬山真面目也就昭然若揭了。

不過,曹雪芹也并非完全沒有正面“指點”過薛寶釵的心思。只是他采用了十分巧妙的手法。他通過寶玉挨打而引起薩家兄妹的一次吵架,讓薛呆子把底端了出來:“好妹妹你不用和我鬧,我早道你的心了,從先媽媽和我說:‘你這金鎖要揀有玉的才可配,你留了心,見寶玉有那勞什子,你自然如今行動護著他?!庇捎谶@一下象閃電般直觸到她的要害,所以竟“把個寶釵氣怔了”,而且很少有地哭起來。這話作者不說,其他人也不說,作者偏偏找到薛呆子在“眼急的銅鈴一般”的情況下嚷了出來,真是妙不可言。

結束語

當作者通過這些場面和情節使讀者確切了解到寶釵的真正心思之后,我們也就能進一步領會作者的獨特筆法,從而進入作者寫得更加隱蔽,對人物性格的刻畫尤其入微的境界,這時我們對于作者的筆意已經可以心領神會、融會貫通了。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