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文社 / 古代史 / 古詩詞中有哪些詩句驚艷了你?

   

古詩詞中有哪些詩句驚艷了你?

2020-08-09  朝文社

作者:我方團隊張嵚

說起那些經歷了時間的考驗,至今以優美語句和深遠意境,無數次驚艷我們的古詩名句來,今天值得分享的,就是古詩里那些關于古代“炎炎夏日”的名詩名句,愿這樣的分享,也能讓我們重溫“驚艷”的古代夏日生活的同時,亦能同感其中的舒適清涼。

首先值得一說的,就是唐代詩人白居易的《消暑詩》。

何以消煩暑,端坐一院中。

眼前無長物,窗下有清風。

散熱由心靜,涼生為室空。

此時身自保,難更與人同。

沒有空調風扇冰箱等“現代設備”的古代,酷熱的夏天,公認無比難熬。古代文獻里的夏天,常有“熱災”“大燠”等形容詞,杜甫筆下的唐代夏天,能熱到讓人“束帶發狂欲大叫”。幾乎是讓人“看著都熱”。但縱是熱到這樣,基本也只是苦苦干熬。

而對于這些文人們來說,夏天里也是各有各的“熬”法。比如孟浩然喜歡沐浴后“散發乘夕涼”,也就是披頭散發在水亭上睡覺。王維跑進深山里蓋竹屋,然后在里面“彈琴復長嘯”。宋朝詩人梅堯臣則是鉆進深山寺廟里喝茶,這樣就“煮茗自忘歸”。劉禹錫更是“琥珀盞紅疑漏酒”,釋英卻走進深山高處,體會“清風冷裘衣”。為了找點涼快,都是各種拼。

不過這幾類“熬”法,不但折騰,而且經濟成本也不小,卻還是白居易的法子最“親民”:就在院子中間“端坐”,別看“眼前無長物”,可憑著“窗下有清風”,就能“散熱由心靜”。比起那幾位的折騰來,這才叫“心靜自然涼”。

再對照下這位大詩人,一生“親民”的創作風格,以及多年跌拓起伏下的淡然心境。就知這“心靜自然涼”的本事,真不是一般人就能有的。特別是結尾那一句“ 此時身自保,難更與人同。”更是包含了多少人生感受在其中。

比起這一類“干熬”來,科技條件有限的古代,“解暑”的辦法也五花八門。特別流行的一樣,就是喝冷飲。要論喝冷飲的痛快勁,那當屬南宋詩人楊萬里《荔枝歌》里的名句:

帝城六月日卓午,市人如炊汗如雨。

賣冰一聲隔水來,行人未吃心眼開。

炎炎夏日的都城正午,揮汗如雨的時候,聽到一聲“賣冰”的聲音,“冷飲”還沒喝下肚,就已經高興得“心眼開”?!昂壤滹嫛钡臍g樂,咂摸這幾句話,就是深深體會。

但是在古代相當長的時期里,這“痛快”的冷飲,對于大多數人來說,真是可望不可即。一直到秦漢三國時代里,夏季里喝的“冰水”“冰酒”,都是百分百貴族專享。那時的封建帝王,夏天還有盛大的“賜冰”儀式,也就是把冰塊賜給文臣武將。直到唐宋年間時,隨著藏冰制冰技術的進步,昔日“貴族專享”的“夏季冷飲”,才漸漸走向民間。唐代時就有人“賣冰于市”,但當時一杯“冷飲”,價格也是不菲。

到了楊萬里生活的宋代,中國的“冷飲”技術,終于突飛猛進。北宋的城市里,到處可見“冷飲店”,冷飲的花樣也不停翻新,再不是早年簡單的“蜜水”,相反卻是“冰珠蜜水”“雪泡梅花酒”“沙糖冰雪冷團子”“冰酪”等各個品種。特別是“冰酪”,元朝時又加入了果汁和奶酪,成了古代版的“冰淇淋”,每年夏天都風靡一時。

這些花樣繁多的“夏季冷飲”,不但清涼可口,當時大多數品種的價格也逐漸“親民”。普通的“行人”都能吃得“心眼開”。到了明清年間時,“楊水”“冰楊梅”“酸梅湯”等夏季冷飲,更是在“一線城市”擴展到大街小巷?!靶∝溙魮u涼水”成了常見景象??萍嘉幕l展對生活的影響,古人夏季吃冷飲吃到“心眼開”的過程,就是縮影。

不過,雖說古代沒有電扇空調,但“人力扇風”的設備,歷代都不少。有時候還常在炎炎夏日,“扇”出震撼的大場面。比如元代著名科學家,非著名詩人王禎的詩《高車》里,就描述了元代的“超大風扇”水轉高車,在元大都“人工降雨”的驚艷一幕:通渠激浪走轟雷,激轉筒車幾萬回。水械就攜多水上,天池還瀉半天來,竹龍解吐無云雨,旱魃潛消此地災。安得臨流施此技,樓居滌去暑天埃。

在王禎的筆下,當時的元大都皇城,已經可以用這一輛輛“水轉高車”,以提水高度高達200尺的強大動力,把低洼處的水像“接力”一樣取上來,然后潑灑到皇城里,其景象“散若霧雨”。然后,就是王禎詩中“水械就攜多水上,天池還瀉半天來”的一幕,酷熱的天氣也“樓居滌去暑天埃”。儼然古代版的“人工降雨”。

雖然在中國農業技術史上,“水車”的歷史十分悠久。但這款造就“人工降雨”奇跡的高轉水車,卻是款“舶來品”。以《唐語林》記載,盛唐年間酷暑難熬,唐玄宗引進東羅馬的“水激扇車”,造出了涼爽依然的“含涼殿”。自此以后,這款來自東羅馬的“水激扇車”,就在中國代代升級。除了衍生出“水轉高車”這類大家伙外,還發展出了宋代起,中國有錢人家庭夏季常用的“風扇車”。

就連清代的乾隆皇帝,都對這玩意青睞有加:為了能更舒爽的使用風扇車,乾隆九年時,他還專門改造了圓明園,把水流從宮墻外引進來,然后驅動風扇車轉動,在炎炎夏日里,造出了有水有風的清涼效果。享受清涼的乾隆,還特意寫詞自夸:“以轉風扇,冷冷瑟瑟,非絲非竹,……斯時斯景誰圖得,非色非空吟不成?!痹谒簧柏S富”的詩詞創作里,這幾句涼爽后發自內心寫出的句子,確實“水平”不錯。

但對于中國農業史來說,王禎筆下這“人工降雨”的成果,意義遠比讓帝王顯貴們“涼快”重要得多。這“東羅馬水車”背后的工藝技術,自盛唐年間起也在中國生根發芽。傳統的中國農用水車,也從此開始了一撥撥技術革命。“水轉高車”只是其中之一。

伴隨著這一輪輪“技術革命”,中國農用水車的生產率,也是大踏步提升。宋代時,中國新型的“升級版水車”,每天的灌溉量就在百畝以上。明清年間的水車灌溉量更翻倍,達到了每天二百多畝。雖然元朝統治者,只是把這類“升級水車”用于皇家消暑。但從明初建國開始,水車的普及范圍更空前廣泛,連蘭州等西北缺水地區也受益數百年。明朝建國不到三十年,農業產值也因此甩開宋元兩倍。

而十六世紀下半葉,西班牙學者拉達在《中國札記》里,也記錄下了他親眼看到的“中國水車”。福建陡峭的山地上,這些水車可以輕松的把水取向高地,甚至“坡丘上的莊稼也能得到灌溉”。這令當時歐洲人驚訝的“人工降水”一幕,與王禎筆下“水械就攜多水上”的一幕相呼應,卻見證著更加重要的,科技強國的硬道理。

參考資料:倪方六《古代中國人怎么過夏天》、黃建如《跟著古詩學避暑》、于永生《古詩中的清涼世界》、陳鋒《古人詩中的涼夏》、徐高荷《我國古代的冷飲業》、盧素玉《古代的哈根達斯》、陳寶良《明代社會生活史》、吳孟雪《明清歐人對中國科技的介紹和應用》、孟暉《水車·自雨亭·芳塵臺》、胡明《我國古代傳統農用水車灌溉技術考》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