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歌作品 / 林歌,林歌 / 一部荊州史,半部三國史

   

一部荊州史,半部三國史

2020-08-10  林歌作品

跑到荊州的劉備,對于劉表來說是個雞肋。

對于志不在四方的劉表,多一個劉備沒什么用,何況劉備還是一個常敗將軍,打仗不行,但尾大不掉、喧賓奪主的本事卻不小。

不用吧,又怕劉備狗急跳墻、禍起腹心。

這種事情劉備其實也遭遇過,當年他不就是拿呂布沒辦法嗎?

不過,規則就是規則,大家都繞不過去,于是劉表只好采取了客氣但不重用的態度,即“厚待之,然不能用”。

原因是“憚其為人,不甚信用”。

這不能怪劉表,劉備是一個英雄,劉表怎么能相信英雄劉備會為他打一輩子工呢?

劉備先前的為人,讓劉表忌憚,當劉備來到樊城以后,就不是忌憚那么簡單了,劉表不得不猜忌并鉗制起劉備來——“表疑其心,陰御之”。

為什么呢?因為“荊州豪杰歸先主者日益多”。

劉備一個敗軍之將,為什么會引得荊州豪杰多歸劉備呢?

這些豪杰到底是哪些人呢?

其實這些人多是像徐庶、司馬徽那樣的在野名士,也有一些像伊籍那樣不受重用的荊州官員。

自然,主宰荊州政局的蒯家兄弟和蔡家兄弟,沒有一個同情劉備,他們都是劉備的死對頭。

因此,那些投奔劉備的豪杰,大概都是不得志的,他們認為只有在劉備那里才能找到更好的機會。

劉備自然是來者不拒,交好了不少人,而且在水鏡先生司馬徽那里還聽到了兩個更令人震驚的名頭——“臥龍”和“鳳雛”,而先前投奔他的徐庶也極力向他推薦“臥龍”——諸葛亮。

于是,劉備從樊城去襄陽以西的隆中探訪諸葛亮。

一次還不行,結果去了三次,由此演繹了中國歷史上一幕經典神話——三顧茅廬。

這是建安十二年的事情,這一年劉備在荊州已經蟄居了6年,而著名的赤壁大戰即于次年爆發。

在《三國演義》里,諸葛亮的聲望要遠遠蓋過劉備。

從三顧茅廬開始,別說劉備集團,就連三國歷史的主角似乎都成了諸葛亮。

今天,要還諸葛亮的本來面目是極其困難的。

因為作為忠臣和智慧的化身,諸葛亮已經成為中國傳統文化的一部分。

一般人都認為劉備的江山是諸葛亮一手打拼出來的,而劉備留下的故事似乎只有動不動哭鼻子以及“劉備摔孩子”那一幕。

然而,這是《三國演義》的惡意誤導,歷史當然絕不是這樣的。

在歷史上,諸葛亮是一個嚴肅而謹慎的人,也許的確胸懷安邦治國的遠大志向,但卻沒有臨陣對敵的權謀急智。

在劉備陣營里,也不是沒有“軍師”這樣的角色,但最接近這一角色的,是他的親家弟弟龐統。

在《三國志》里,陳壽對諸葛亮說得很清楚,治軍不錯(治戎為長),但打仗不行(奇謀為短)。

陳壽明確地否定了諸葛亮的軍事能力,但卻從沒懷疑過諸葛亮在劉備集團的“偉大”作用。

在《諸葛亮傳》里,陳壽對“隆中對”大書特書,無非想告訴后世:沒有這個隆中對,劉備就不會開竅,就不可能三分天下。

是劉備三訪諸葛亮,還是諸葛亮毛遂自薦拜訪劉備,這個問題在《三國志》上就留有分歧。

但即使是劉備去找諸葛亮,在當時也未必是一個多么重要的事件。

問題是,所謂的“隆中對”真的是諸葛亮的偉大預見嗎?

沒有與諸葛亮的一番晤對,劉備難道就要做一輩子的“莽撞少年”嗎?

諸葛亮對劉備說“今操已擁百萬之眾,挾天子以令諸侯,此誠不可與爭鋒。

孫權據有江東,已歷三世,國險民附,賢能為之輔,此可以為援而不可圖也”。

——曹操和孫權都碰不得,這不是明擺著的事嗎?

還用他諸葛亮說嗎?

劉備自從二失徐州以后,什么時候敢跟這兩位碰了?

如果劉備在有生之年還想成就一番事業,除了荊州、益州可供覬覦,難道還有別的地方嗎?這也用諸葛亮教嗎?

諸葛亮說“荊州北據漢、沔,利盡南海,東連吳會,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國,而其主不能守,此殆天所以資將軍,將軍豈有意乎?

益州險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業……若跨有荊、益,保其巖阻,西和諸戎,南撫夷越,外結好孫權,內修政理;天下有變,則命一上將將荊州之軍以向宛、洛,將軍身率益州之眾出于秦川,百姓孰敢不簞食壺漿以迎將軍者乎?誠如是,則霸業可成,漢室可興矣 ?!?/p>

——荊州退可自守,進可爭霸,這也需要諸葛亮說嗎?

其實,荊州誰不想要呀?

曹操和江東孫家早就有這個想法和行動了,而恰恰是寄居荊州的劉備沒這個能力和資格。

曹操在建安八年,就曾經近逼荊州,因袁紹的兒子袁譚、尚內爭,才轉而北進。

赤壁大戰的前一年再次想攻打荊州。

曹操一直握有進攻荊州的主動權,只是始終沒騰出手來罷了。

而孫家為了奪下荊州,前后兩代三人為之進行了前仆后繼的殊死斗爭。

孫家與荊州有著很深的淵源,事實上孫家創業之人孫堅的第一個地方官職就是荊州長沙太守,他在荊州討伐地方叛亂攻無不克戰無不勝,長沙、零陵、桂陽“三郡肅然”。

后來,孫堅北上討董卓時,就是從荊州出發。

荊州刺史王叡平時看不起他,孫堅此時就借故殺了他。

路過南陽,孫堅又殺了太守。

也就是說,孫堅的赫赫威名是從荊州殺出來的。

但在初平三年,孫堅死于攻打荊州之役。

孫堅起于長沙,死于襄陽,孫家與荊州關系真是源遠流長了。

孫策代父統兵,平定吳越后,建安四年,就西進荊州江夏討伐黃祖。

孫權掌權后,也隨即對荊州用兵,建安八年又一次西伐黃祖。

也就是赤壁大戰的前一年,即建安十二年,孫權第二次西征黃祖,大勝,殺黃祖并屠城,虜走男女數萬口。

孫權下一步就要打劉表的荊州腹地。

要不是這時曹操南下,荊州事實上要就要姓孫。

可見,“跨有荊益”的戰略本是水中月、鏡中月,荊州本是曹操和孫家的私邸,劉備靠什么染指呢?

同時,《隆中對》也并不是諸葛亮的首創,很多年前魯肅就對孫權指出過。

魯肅這樣說:“夫荊楚與國鄰接,水流順北,外帶江漢,內阻山陵,有金城之固,沃野萬里,士民殷富,若據而有之,此帝王之資也?!?/p>

此外,周瑜也對向孫權表達了類似的想法。

我們看到,現在天下就剩下荊州、益州了,謀取荊州,還需多大的戰略眼光嗎?

現在,問題出來了:既然占有荊益的想法不需什么眼光,誰的實力強就是誰的。

那么,諸葛亮憑什么認為劉備有能力和機會得到荊州和益州?

事實上,假如沒有曹操對荊州和漢中的兩次進犯,劉備有機會趁亂得到荊州和益州嗎?難道諸葛亮把歷史的偶然性也算到了嗎?

此外,孫權也志在得到荊益,諸葛亮憑什么認為能夠搶在孫權前面得到荊州并同時與孫權和平共處?

事實上,赤壁大戰之后,荊州最關鍵的南郡被孫、曹兩分,江夏的大部分也在孫權的手里,而南郡守江南部分以及江南四郡,事實上都是孫權“借”給劉備的,孫權任何時候都沒想放棄對整個荊州的所有權。

其實在赤壁大戰之后,孫權還將劉備視為附庸,假如周瑜不死,甚至還要越過劉備攻取西川。

在這種情況下,劉備靠什么阻止孫家的野心而實現“跨有荊益”的藍圖呢?

假使曹軍沒有南下,劉備根本沒有辦法拿到荊州,荊州很有可能應該姓孫。

假如劉備真的可以統合劉表余部并與孫權爭荊州,那么諸葛亮提出的“外結孫權”又怎么兌現呢?

劉備最終得到荊州大部,一是因為曹操南侵,荊州無主;二是因為孫劉聯軍僥幸獲勝;三是因為孫權與曹操繼續在合肥方面激戰,劉備趁機白得荊州;四是因為周瑜道遇暴疾,遺恨巴丘,魯肅才以南郡相借,劉備才有機會得到荊州。

“隆中對”的實現完全建立在僥幸的基礎上,荊州的歸屬問題并沒有解決。

在任何時候孫權也沒想放棄荊州,這個矛盾是不可調和的。

事實上,也只有當孫權全部得到荊州之后,孫劉的聯盟才真正穩固起來。

荊州對于劉備而言,也的確只是“借”來的,這個債早晚是要還的。

我們可以看出,“隆中對”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完不成的任務,無異于癡人說夢。

劉備得以“借”荊州,其中出力最多的不是劉備自己,而是魯肅。

我們搞不清楚魯肅為什么對諸葛亮和劉備如此厚愛,也許是因為魯肅對合肥方面的軍事壓力給予了過于嚴重的估計。

但正是因為魯肅的友好政策,劉備才得以在荊州立足并逐漸坐大。

對于孫權來說,只有西進拿下荊益,才能兩分天下與曹魏爭衡。

把荊州借給劉備,等于孫權主動放棄爭奪天下的機會,把西進的路讓給劉備。

事實上,三分天下來自機緣巧合,三分其實是兩分的變種。

中國歷史上的南北朝、北宋與金的對峙、南宋與蒙古的對峙,都是兩分的例子,也只有兩分才能維持得更久一些。

但東漢末年的兩分時機被孫權白白浪費了。

“隆中對”是不成立,甚至在孫劉聯軍僥幸戰勝曹操之后還是不成立的,而只是在周瑜早死而孫權又糊涂地借荊州之時才得以成立。

但即使如此,劉備得到荊州也僅僅是實現了一半,但得到益州又談何容易呢?

假如隆中對是不成立的,那么,一個更大的問題就出現了:諸葛亮到底是一個什么人,以他的智商明知劉備難以成事,為什么還要投靠劉備?

他的動機是什么?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图